昊天眼睛扫了一下赤河,没搭理他,对这样的二货,最好的处理结果就是不理会,不然他就能死死的缠着你,难受的一匹。

    当然,这家伙已经被昊天给拉记在了心底,一旦有机会,他绝对不介意弄他一波。

    昊天眼睛一扫其余众人,笑道:“此番东皇太一尸身吞噬北洲数百万生灵,妄图再次复活,罪大恶极。”

    “白泽等群妖又荼毒北海,造成北海动荡,死伤无算,幸有我天庭勾陈帝君,不辞辛苦,不畏生死,毅然打入北海,诛杀白泽等罪魁祸首,以正视听,勾陈帝君劳苦功高,这混沌钟理应归他。”昊天将姜羿给拉了出来,大义凛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姜羿则有些懵逼,他眨了眨眼,第一反应就昊天要害他,这老黑心,这会将他推出来,这不是让他当靶子嘛。

    姜羿转头看了一眼昊天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昊天一见姜羿眼神,哪还不知道他想法,顿时脸一黑,强忍着给他一巴掌的冲动,传音道:“小子,你怕个啥,想想你家里背景,还有咱们马上要做的事,在场的人中,只有你能拿混沌钟,其他的谁拿谁死。”

    姜羿略微一想就明白了,先说昊天,诸圣能容忍昊天拿下河图洛书,一方面按道理来说,这件灵宝给他最为合适,也能发挥出群星的力量。

    另一个原因则是马上要开始攻略其他世界了,昊天作为这件事务的主持人,怎么也得给点好处,因此,诸圣默认昊天拿下了河图洛书。

    而镇元子,他则完全没兴趣,他手中本就有顶级先天灵宝地书,又有先天灵根人参果树,本就富得流油,若是再拿混沌钟,那就和红云一样了。

    有句话叫做福不可尽享,当初红云身有鸿蒙紫气,却迟迟未曾成圣,这也是其身死的主要原因,好友的前车之鉴在前,镇元子怎会不吸取教训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就真像昊天所说的,谁拿谁死,首先是阻止东皇太一复苏一事,这些人都没有出手,哪有理由来拿混沌钟?

    还有一个,就是这些人没有强大的背景,也没有镇压天地的实力,一旦拿了混沌钟,那就是匹夫既有罪怀璧更是罪了。

    不用等到玄门和天庭出手,就会被其他人给干掉。

    而姜羿,就如昊天说的,背景深厚,他背靠人教和天庭,后面有大佬能镇得住场面,多的不是人给他站场子。

    另一个则因为他是攻略世界的执行者,他如今的实力,在大罗中虽然是佼佼者,但比之准圣还是差了一截,因此,加强他的实力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姜羿虽然想明白了这其中关节,但这不代表他就乐意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昊天,一脸蛋疼的传音道:“哪怕是我拿这玩意合适,但你也不能把我推出来啊,这会所有人都注意力都在我身上,我怎么去拿东西?”

    昊天则是一笑,传音道:“你懂个屁,本帝这就反其道而行之,你想想,我现在将你推出来,这些家伙一见你是个无名小辈,定然以为你是我推出来的幌子,注意力一定不会在你身上,反而会愈加防范我,这样一来,你的机会就更大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么?”姜羿一想,倒是觉得颇有几分道理,但还是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,昊天一定还有什么其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是哪家的小兔崽子,昊天,你弄出来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,是想笑死你道爷我么。”赤河道君大笑道。

    昊天嘴角一抽,有点想笑,但很快就忍住了,他看着赤河道君说道:“你刚才叫他什么?小兔崽子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不就是个小兔崽子嘛。”赤河道君大笑道。

    言罢,他看向姜羿,指了指混沌钟,笑道:“小家伙,来来来,跟你家道爷说说,你有多大的功劳,你想怎么拿那宝贝啊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姜羿长叹一声,他总算是明白了昊天的另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这老黑心是在给赤河这二货挖坑,另外,则是想引出姜羿的师父,玄都大法师。

    这手段再明显不过了,但是面对赤河道君这样的二货,却意外的好用。

    姜羿看着赤河道君,叹道:“我有没有功劳去拿混沌钟我并不知道,但你说你是道爷爷,你就不怕我爷爷辈的出来收拾你么?”

    “哟呵,看你小子这幅语气,你爷爷辈的很厉害?让他出来,道爷和他比试比试,到时候看看是道爷手段高还是他更胜一筹。”赤河道君说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禁南极仙翁瞪大了眼,以看一副壮士的眼光看着赤河道君。

    就连昊天也呆了呆,他看了一眼赤河道君,又看了一眼姜羿,心中暗自感叹,这小子心也是黑得很。

    他原本就是想引出玄都,顺便给赤河挖个坑,谁知道这小子更萌猛,想的不是挖坑,这小子是想将赤河给埋了啊。

    “咳,前辈真想喊我爷爷辈的出来?”姜羿眨了眨眼,满脸皆是谦和礼貌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你小子既然说你爷爷辈的厉害,那道爷当然想要领教领教了。”赤河道。

    “咳,其实不瞒前辈说,晚辈也喊不出来,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家地址,前辈可以自己去找。”姜羿笑嘻嘻的又挖下了一个更大的坑。

    这会除了赤河道君,其他的几位都预感到了事情有些不妙,枯荣小心的拉了拉赤河道君的腰带,想要提醒他不要继续作死。

    却被赤河道君满不在乎的一巴掌拍开,他肩膀上扛着大刀,昂扬着下巴,道:“那你说说,你家住哪儿?”

    姜羿嘿嘿一笑,露出一口大白牙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大罗天八景宫。”

    “哪儿?”赤河道君肩上的大刀一抖,脸色一变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爷爷辈的住在大罗天八景宫,不过这会应该不在家,前辈可能要去天河之源那边去找找。”姜羿一笑。

    至于说暴露出天河之源的变故,则完全不会,他都已经很明了的说了,他家爷爷辈,也就是太清圣人在天河之源,他相信,绝对没有哪个铁憨憨敢去那地方晃悠。

    有鸿钧和诸圣在那儿,可以说,那地方绝对是世间最安全也是最危险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赤河道君闻言,脸色更白,他嘴唇微微颤抖,看着姜羿,道:“小道友家的爷爷辈尊号是……”

美高梅最佳网址 送现金的捕鱼棋牌游戏 同步卫星体育游戏 必發2级会员 蒙特卡罗真人洗码
永利赌场现金 新葡京棋牌手机版下载 时时彩次次存次次送 天一棋牌游戏 www.2646.com
沙龙登入网址 优优娱乐游戏app下载 澳门伯爵手机官网 名爵棋牌怎么样 塞班岛美女荷官
澳门王子赌场开户 帝一娱乐平台登录 申博太阳城申博会员登入 恒彩娱乐平台登录 申博老虎机游戏登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