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不知道霸古与雷帝,他们昔年是如何熬到世尊、甚至世尊二千多阶的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昊不禁又是一阵苦笑。

    难以想象,像雷帝那样的存在,昔年他那一身的修为,到底是怎么成就出来的?

    要知道,雷帝天冥自己都说过,他昔年的巅峰修为,那可是达到了世尊境二千八百阶的!那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简直不敢想象!可如今他这从道灵跨越道王,而且还有道蒲这个变态来帮他辅助修为,都是如此的艰难,可想而知,雷帝天冥他又是怎么熬上去的?

    “很简单,天冥依靠的是无尽的时间,当然还有他那傲天的资质了!”

    道蒲说道:“在这个世界上可并不缺乏天才能者,包括你我在内。

    不过遗憾的是,你可没有天冥那么多的时间去提升修为,你若有的话,超越他根本也不算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它的话意很简单,也算是在提醒苏昊,注重当下才是真的,若想去拿别人来对比自己,那他就大错特错了,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命运、不同的道途。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是,在这世上的人才能者、可谓是层出不穷,只能说苏昊还没真正见到而已。

    “若能让时间停下来,那该有多好?

    只可惜,鲁西传我的时空大法中,却并没有这一项可用。”

    苏昊暗叹。

    他自然明白人心不古的道理,他甚至知道自己就是这种人,因为这一切都是被逼出来的!现实就是如此,强大来源于什么,那不就是被逼的么?

    他甚至在感想,若是这世上能有让时间停下来的逆天之术,能让他不受现实时间的逼迫,而专注于修炼,那又该多好?

    “时间是停不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道蒲说道:“当然,在我的世界观里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若想时间停下来,或许也只有大世消失,一切的一切都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进一步而言,没有了生命,也就没有了时间的观念。”

    说透了,时间其实根本就不存在!它不过是被其它生命而誉名出来、以及定制而来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非生命尚存于大世,又哪会有什么时代延续、或是时间观念呢?

    苏昊倒也没再去胡思乱想什么,当下便又一次地动用了破域术,赶赴向了荒域!可以说,这也是大道界四域中,唯一一个能让他利用血河之气来提升修为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因为其它三域的血河之气,都被他给耗尽了。

    实则,苏昊还并不知道,正是他的这种行为,如今的梵域、玄域以及道域中,已经炸开了锅,惊疑之声也是此起彼伏,传遍了各地!因为世人压根还没搞明白,那令人胆寒的血河,为何到了夕阳西下之后,再也没有蒸腾起那可怕的血雾了。

    甚至从中还有人前去血河边缘去认真查探过,血河这种反常的异象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而最后他们也只得到了一种结论,那就是他们所在的界域血河,已经完全对他们没有了什么威胁,除此之外,也难以去理解这一现象……当然,这对于大道界三域的生灵来说,绝对不会是一件坏事!荒域——此域与其道域有着同样的区分,因为此域也共分有三个界域、分别为荒界、天界、太王界!实则,这所有的界域,乃是包括所有的生灵,他们最初也不过只是大道界中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同时包括如今的整体五域,乃至一切的一切,都是昔年大道界的产物。

    当然,纵是大道界在昔年被打残了,但血河的支脉却也并未断绝,荒域亦是如此,同样受到血河的贯连。

    最为可观的是,横贯于荒域中的血河数量还并不少,尤其是在太王界的边缘禁地中,数量最多。

    十日时光就此流逝,苏昊踏遍了荒域各界!那错综复杂的血河,现在就如同苏昊当年所求的神丹妙药,他在荒界以及天界的血河中行走之下,便将修为提升至了道灵境六阶巅峰!直至将其太王界最后一段通往域外的血河之气纳尽时,他的修为终究是突破了巅峰境界,正式跨越进了道王境!“轰隆……”这一日,苏昊通体金霞泛滥,宛若一尊金色战神,浑身王者气息压天!也好在他驻足于太王界的血河禁地深处,这里虽然植被参天,但却没有任何生命栖息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他所外放的这股道王威压,必定将会波及无尽生灵的性命。

    道王境、这是一个全新的修为领域!苏昊的各方面实力,也在伴随修为提升的过程中,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蜕变!譬如他的感知能力、元神识海、元神小人、以及那株扎根在元神小人身旁的柳道宝树,乃至他所掌握的各种绝世法纹等等,皆都发生了全新的蜕变,变得更为强盛了起来!“呼……”直至彻底巩固了自身修为,将其一身道王气息内敛之际,苏昊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就此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可见前方血河,就像是横亘进了一片混沌之中。

    实则,苏昊现在所处的地理位置,正乃是这荒域太王界的尽头,全然被一团混沌之气所罩,道则秩序相当不稳固,时而甚至还能看到又雷霆从那混沌中窜出,尤为慑魂!而那血河延伸出去的方向,则是一片黑暗星空!“若是一直追踪这条血河下去,就能到达血海吗?”

    苏昊看向了那条贯穿了混沌之外的血河,心中感慨无尽,因为在这一瞬间,他忽然想到了之前的铸君,也就是他最初接手混沌监狱时的那个糟老头子。

    实际上,那糟老头子的真身,生的异常的俊美,而且面貌出奇的年轻。

    因为苏昊有幸曾与铸君的真身见过一面,那虽然是铸君与苏昊以意念相通的一个梦境,但他终究还是看到了铸君的真貌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现在,是否已经摆脱了那所谓的黑暗六道?

    或者他依旧还被困在那黑暗六道之中呢?

    他还清楚地记得,自己曾跨越过时空,去阻止过铸君前行,为的就是让铸君不踏进那黑暗六道中。

    需知,黑暗六道,实则也就是六道轮回的反面。

    当然,苏昊现在也不清楚,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恐怖地界。

    不过令他感到遗憾的是,当时的铸君明知苏昊那是跨时空前去助他,但他也并没有选择放弃前行,因为铸君不想连累苏昊。

    

永利赌博娱乐 申博娱乐手机直营 神话周周加赠 搏一搏娱乐城 太阳城备用站63msc
皇浦注册官网 玩钱的棋牌游戏 澳门星际最新网址 hg线上骰宝 申博龙虎官网
玉和管理登入 网上破解老虎机的规律 聚星摇钱树 糖果派对有多少人输的 申博太阳城登录登入
澳门永利赌城app投注 威尼斯人棋牌代理 申博开户 申博美女荷官开户 金沙现金网登入